文章查看

当前位置 :主页 > 服务支持 >
从此
* 来源 :http://www.pa46.com.cn * 发表时间 : 2019-12-06 08:28 * 浏览 :

第一场是上等马的对决。齐威王的马伕牵出来的是一匹枣红马,浑身上下没有一根杂毛,简直就像披上了紫红色丝绒一般;大将军田忌的马伕牵出来的是一匹纯白马,浑身上下也是没有一根杂毛,简直像披上了天山积雪,白皑皑的,一尘不染。两匹骏马并排而立。发令官一声令下,这两匹骏马如同离弦之箭,同时蹿出去,随后翻蹄亮掌,风驰电掣般地飞奔而去。五分之四的赛程过了,这两匹骏马,一红一白,并驾齐驱,难分输赢。全场观众都屏住呼吸,瞪圆两眼,等待见证冲刺的那一时刻。说时迟,那时快,即将接近终点,只见齐威王的那匹枣红马,四蹄一齐用力登地,腰猛挺,头紧伸,全身腾空而起,嗖地一声,率先冲过终点。在场的观众看得清清楚楚,其实,枣红马领先纯白马还不到半个身位。这时候,赛场上响起雷鸣般的掌声。

掌声过后,最后一场下等马的对决即将开始。齐威王的马伕牵出的是乌锥马,浑身上下青白两色毛相杂;大将军田忌的马伕牵出的是黄骠马,浑身上下一色黃毛。我们简短节说,这两匹马实力最为接近,全程跑完,齐威王的乌锥马才领先大将军田忌的黄骠马一个马头。不过,话得说回来,甭说领先一个马头,就算领先半个马头,也是贏家。

战国时期,齐国是东方大国。齐国都城临淄(今山东省淄博市)是东方最繁华的大都市。临淄城里有七万户居民,人口超过二十万,殷实富庶。百姓平日喜欢吹竽弹琴、斗鸡赛狗、蹴鞠赌博,达官贵族最讲究赛马赌输贏。

孙膑没有想到,这是庞涓设计的圈套,那个做小买卖的人是庞涓亲信装扮的,目的是骗取孙膑的书信。庞涓利用孙膑的信封,仿照孙膑笔迹把书信内容篡改成假如齐王不嫌弃,我定将为齐王效劳,然后派人拿着这封假信向魏王告发孙膑私通齐国。魏惠王勃然大怒,要杀孙膑。这时候,庞涓假意为孙膑求情,魏惠王答应免去孙膑的死罪,但按照魏国法律,要剜掉膝盖骨,还要在脸上刺字。

三场赛马结果一岀来,全场立刻沸腾起来。观众齐声高喊:大王,大王,表示祝贺。齐威王扬起双手,哈哈大笑。大将军田忌气色沮丧,拂袖而起,示意手下,打道回府。

这一天,大将军田忌跟齐威王约订好,三天后赛马赌输赢,并且规定:赛马分上、中、下三等;上等马对上等马、中等马对中等马、下等马对下等马,共赛三场。消息传出来,满城沸沸扬扬。人们见面谈论的话题全离不开大将军田忌跟齐威王赛马,有人猜测大将军田忌会赢,有人估计齐威王必胜,彼此各说各的理,争论不休,最后俩人找位中人作证,干脆也下了赌注。

转眼过了一个多月,孙膑的伤口愈合了。庞涓又来看望孙膑。他问孙膑:有没有《孙武兵法》这部书,想借去看看。孙膑说:现成的书没有,不过,我下功夫学习过这部书,能背诵下来。庞涓一听很高兴,他请孙膑默写出来。孙膑觉得这位盟弟救了自己的性命,现在自己成了残疾人,无以报答,就答应了。

过了几个月,一个操齐国口音做小买卖的人,沿街打听,找到孙膑府上。孙膑接待了他。那个人告诉孙膑:您表哥托我给您捎封信,我到了鬼谷,听说您在大梁,所以找来了。说完,掏出一封信,双手奉上。孙膑拆信观看,是失散多年的表兄写的,大意是:异乡流浪多年,近日齐王招他回去,希望孙膑也回乡与他共建家园。孙膑心想:自己刚当上魏国客卿,怎么能拔腿就走呢?于是他写封回信,说明眼下回不去,将来有机会脱身再回乡。

庞涓到魏国,得到魏惠王的信任,当上了大将军。他为魏王操练兵马,半年之后,就拿邻近小国开刀,先攻卫,再打宋,相继取得胜利,吓得周围卫、宋、鲁、郑等国都向魏国朝贡。魏国一时称霸中原。当时能跟魏国抗衡的只有齐国。齐国派兵入侵边境,也被庞涓领兵击退。庞涓号称天下无敌大将军。但是他心里明白,孙膑比他强,心想:要是孙膑去齐国做官,肯定会坏了自己的事业。于是,他给孙膑写信,骗孙膑到魏国来。孙膑来到魏国,庞涓把他推荐给魏惠王。魏惠王让孙膑当上客卿。客卿地位不低,孙膑十分感激盟弟庞涓。

刀斧手动刑的那一刻,孙膑大叫一声,疼死过去。等他苏醒过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躺在宾馆里,伤口已经敷上药,包扎好。这时候,有人送来香甜可口的饭菜,说是受大将军庞涓指派的。从此以后,天天有人伺候,有人送饭。庞涓经常过来看望孙膑,说些开心话。孙膑对庞涓感激不尽。

大将军田忌走出赛场,正要登车,从人群中挤出一个下肢残疾的人,由两个年轻人搀扶着,不住地向他招手。田忌停住步,残疾人走到近前,说:我刚看过赛马,大王的马比您的马快不了多少呀!

第二天,庞涓派人送来一堆竹简,还派来一个管研墨的书童。书童很勤快,孙膑非常喜欢他。在书童伺候下,孙膑艰难地默写《孙武兵法》。这一天,庞涓把书童叫走,问书童孙膑一天写多少字,叫书童盯紧些,催他快写。书童觉得庞涓的言行不近人情。接着,他从庞涓身边人的口中得知,大将军留着孙膑的命,就是为掏出《孙武兵法》这部书,等书写完了,孙膑就活到头了。正直的书童回到宾馆就把事情的真相告诉孙膑。孙膑大吃一惊,心想:庞涓真是一个人面兽心旳家伙!怎么办?孙膑凝眉思索了好一阵,终于有了对策。

赛马那天,倾城出动万巷空。早早前来观看赛马的人们,里三层,外三层,把赛场围了一个严严实实。日升三竿,大将军田忌在卫士的护拥下先来到赛场。过了不一会儿,齐威王也在侍卫的簇拥下来了。大将军田忌迎上去参见国君。彼此寒暄过后,齐威王与大将军先后入座。齐威王宣布:比赛开始!

原来,这位残疾人叫孙膑,是春秋时代大军事家孙武的后世子孙。他本是齐国人,后来到魏国,跟庞涓一起拜大隐士鬼谷子为师,学习兵法。孙庞二人情投意合,便结拜为兄弟。三年之后,庞涓得到魏惠王招揽人才的消息,就辞別师父师兄,下山应招。

当天傍晚,送饭的人来到宾馆,推门进屋吓了一大跳,只见孙膑披头散发,满脸污垢,两眼直呆呆的。他一见送饭人,立刻瞪圆眼睛,厉声质问:你为什么拿毒药来害我?说着把饭菜打翻在地,又把写好的竹简扔到火盆里烧掉,一会儿大哭,一会儿大笑。送饭人赶紧跑回去报吿庞涓,说:孙膑疯啦!庞涓急忙赶来。孙膑一见庞涓,就趴在地上冲他磕头,嘴里大喊:鬼谷先生救命!庞涓观察了一会儿,他怕孙膑装疯,猛然心生一计,让人把孙膑扔到猪圈里。孙膑抓起猪粪就吃,吃完倒在粪堆上便睡。庞涓以为孙膑真疯了,为了防止万一,他暗中派人监视。从此,孙膑整天拖着一双瘸腿,爬出猪圈讨饭,爬进猪圈睡觉,怪可怜的。时间一久,监视人警惕性越来越放松。

田忌非常信任孙膑,接受孙膑的建议,跟齐威王再赌赛马,并约定每场赌注千金。诸公子也凑热闹,下了赌注。比赛那天,盛况空前。田忌按照孙膑的意见,重新挑选三匹赛马。第一场上等马对决,孙膑告诉田忌派下等马登场。比赛结果,可想而知,齐威王的马遥遥领先。齐威王洋洋得意,诸公子也都为押国君赛马获胜兴高采烈。第二场中等马对决,孙膑告诉田忌派上等马登场,结果,赛场上风云突变,大将军田忌的马冲过终点,领先齐威王的马足有三个半身位。第三场下等马对决,实际上是田忌的中等马对齐威王的下等马,结果又是大将军田忌的马赢了。总比分是二比一,最终大将军田忌获胜。这个结果,除孙膑之外,在场的人谁也没预料到。

孙膑的遭遇被墨子的高徒禽滑厘得知。禽滑厘报告给齐国大将军田忌,商量出搭救孙膑的办法。田忌派出一个使团,以齐威王名义给魏惠王送礼。魏惠王十分高兴,派庞涓接待使团。半夜,禽滑厘从猪圈救走孙膑藏入车箱,另派一个人扮成孙膑躺在猪圈里。天亮后,庞涓给使团送行,孙膑被救走。几天后,孙膑的替身也潜逃了。孙膑来到齐国,大将军田忌以贵宾相待。所以,孙膑说田忌是救命恩人。

掌声过后,第二场是中等马的对决。齐威王的马伕牵上来的是一匹银鬃马,全身是淡黄色的短毛,脖脊上的鬃毛和尾巴上的长毛都是银白色的;大将军田忌的马伕牵上来的是一匹铁骊马,浑身黑毛,毛尖略带红色,遥望这匹马,黑里透红。发令官一声令下,两匹马,八个蹄,上下翻动,各不相让,赛程过半,仍然齐头并进。剩下三分之一的路程,银鬃马显得更加兴奋;铁骊马略显逊色。银鬃马越跑越快,最终领先多半个身位冲过终点。赛场上又响起雷鸣般的掌声。

第二天早朝,齐威王问田忌:昨天赛马,你怎么赢的?大将军田忌一五一十地告诉了齐威王。齐威王对孙膑化劣势为优势的智慧敬佩不已。他立刻召见孙膑,询问用兵之道。孙膑对答如流,讲得头头是道。齐威王想让孙膑当大将军。孙膑揺揺头,说:您看我现在这副样子,怎么能当大将军呢?大将军还得由田忌担任,我只能帮他谋划。于是,齐威王封孙膑为军师。

上一篇:恢复白皙肌肤 下一篇:没有了